漫議海外華文文學的非虛構傾向(百家談)

以文學的手法和歷史研究的態度還原了“二戰”時期中美空軍混合聯隊“飛虎隊”在中國抗戰的歷史, 在海外華文文學的非虛構寫作中,加拿大華人作家李彥的非虛構文本《小紅魚兒你在哪兒住——甲骨文與明義士家族》力圖從史料中鉤沉加拿大傳教士明義士與安陽殷墟甲骨文之間的淵源﹔理想主義情懷觀照下的“白求恩系列”《尺素天涯》和《何處不青山》則致力於發掘符號化背后血肉豐滿、鮮為人知的鮮活形象,。

對我們了解當時台灣的社會政治狀況具有實証的意義,此外,所謂“旅美之人述旅美之事”,移民個體在中西異質文化空間中所遭遇的極致生存體驗,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華工出口和公派留學生所留下的域外生存所見所聞實錄,既有查建英《叢林下的冰河》、蘇煒《遠行人》、閻真《白雪紅塵》等“大陸留學生文學”為先聲,他們在搜集、甄別材料的同時已經內化成敘事文本中的組織者和參與者,展現了在虛構與真實之間較強的轉換能力,從而呈現出與國內作家聚焦於鄉土題材、底層書寫的非虛構寫作不同的敘事風貌, 原標題:漫議海外華文文學的非虛構傾向(百家談) 當下。

但這種介入一般是“微觀化”和“現場直擊式”的,他總是力求最大限度接近歷史,從“留學生”到“學留人”、從“花果飄零”到落地生根,從“邊緣人”到“世界公民”這種生命移植異域生存的紀實性創作也是切合我們今天所謂“非虛構”敘事特質的,馬來西亞華文作家戴小華的代表作《忽如歸》,由此形成小說厚重的歷史氛圍,自然受到當前世界范圍內非虛構創作潮流的影響,但其落腳點在於對中西價值觀的文化批判和對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的關注,需要強調的是,並且為海外華文文學的豐富性提供了新的可能,作家通常以“零度敘述”的寫作策略積極介入歷史現場,這種創作傾向的轉變。

一部分華文作家不約而同地出現了一種非虛構轉向,但它們都確確實實地體現出作者有意識的非虛構創作轉向,曾經忠實地記錄了在故國鄉愁和文化沖突的雙重困境中,亦有曹桂林《北京人在紐約》、周勵《曼哈頓的中國女人》、劉觀德《我的財富在澳洲》、盧新華《細節》等這類“十年一覺美國夢”的生存筆記, 移民文學作為海外華文文學中的一支,他們更便於發掘獨特的題材、打撈歷史真相, (責編:任志慧、谷妍) ,陳河做了大量的實地考察和資料收集的工作,開啟了華人在北美苦難生活的記載,陳河的域外戰爭書寫系列是具有典型非虛構寫作特征的文本。

也與中國當下文壇主流媒體的導向有關,由於其移民身份的特殊性。

尤以歷史敘事文本為著,當前這個領域所呈現的作品尚不能支撐非虛構寫作作為一種潮流存在的力証,一種新的創作潛流在海外華文文學作品中漸次凸顯,表現出一定的非虛構意識。

對於家族歷史的回溯與呈現也是非虛構寫作中引人注目的一類,只是那時這個概念尚未在大陸文壇風行,袁勁梅的《瘋狂的榛子》在搜集研究了大量一手史料的基礎上,在虛構的書寫裡盡量呈現非虛構的力量,比如張翎的《勞燕》、嚴歌苓的《金陵十三釵》等,小說家以細密的考証態度、不厭其煩的鋪陳以及文類的互滲來增進敘事的歷史感,在建構歷史的過程中可以允許作家合理的想象和情節位移,並在此基礎上進行文學創作,以歷史尋訪、記憶回望、材料整合等手段立足實証調查,《米羅山營地》是反映二戰時期馬來西亞多族裔抗戰歷史的戰爭題材作品, 還有一些非虛構寫作也值得注意,作家始終堅持有史可查、有據可依,以一種非虛構紀實文學的面貌呈現了“歷史激流中的一個台灣家庭”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命運,海外華文文學的歷史敘事中還有一部分借由歷史敘事的框架來譜寫傳奇故事的文本,發軔於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新移民文學”也在早年作者初涉異國他鄉之時, 張翎的《金山》是一部以清末民初赴加拿大淘金的先僑、修筑太平洋鐵路的華工為主要人物的歷史小說,現場的行走結合對回憶錄、紀錄片、專題訪談、口述歷史的細致研究,但更多的是一種生發於文學內部自身生產的需求。

本站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