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绝不允许在耕地上建“大棚房”

  通报检察机关开展涉农检察工作主要情况,过去两年起诉涉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超5千人

  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全国检察机关起诉涉及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4000余件超5千人、侵害进城务工农民犯罪超2万件近4万人。起诉破坏选举、行贿、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把持基层政权类犯罪800余件超8千人。

  近年来,非法占用农用地案是涉农领域常见多发案件,涉假农药、假种子类违法犯罪活动仍然多发,假劣农资坑农害农事件时有发生。最高检强调,绝不允许在耕地上建“大棚房”“休闲农庄”;依法惩治打击生产、销售伪劣农资产品类犯罪。

  新京报讯 昨日,最高检召开发布会,通报检察机关开展涉农检察工作的主要情况,并发布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据介绍,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全国检察机关起诉涉及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4258件5412人。

  起诉涉及扶贫领域黑恶势力犯罪1463人

  农村留守儿童、农民工的权益一直以来备受社会关注,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万春表示,各级检察机关严惩危害农村生产生活秩序、侵害农民人身财产权益的各类犯罪,特别是打掉了一批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犯罪集团,守护一方百姓安宁。

  从数据来看,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全国检察机关起诉涉及扶贫领域黑恶势力犯罪145件1463人,起诉涉及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4258件5412人、侵害进城务工农民犯罪24675件37162人,维护农村基层政权安全和社会秩序稳定,切实维护进城务工人员和留守老人、儿童、妇女合法权益。

  起诉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6579人

  发生在农民群众身边的职务犯罪不容忽视。万春表示,依法惩治侵吞国有资产、村集体财产职务犯罪。依法起诉支农惠农财政补贴中的腐败犯罪和扶贫领域腐败犯罪,以及农村“两委”组成人员职务犯罪。

  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全国检察机关起诉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6579人,起诉破坏选举、行贿、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把持基层政权类犯罪835件8602人,起诉涉及侵吞、私分扶贫资金犯罪1249件2037人。

  万春强调,要依法惩治把持或侵害基层政权组织的“问题村官”,破坏影响基层选举、以暴力威胁或其他不法手段欺压百姓、为害一方的农村黑恶痞霸势力。

  办理民事公益诉讼生态环境领域案件2870件

  在农村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万春表示,检察机关发现行政机关在农村生态保护中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行使职权,或者有关单位、个人非法破坏生态环境、损害公共利益的,综合运用检察建议、提起诉讼等方式保护受损公益。

  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办理行政公益诉讼生态环境领域案件50263件,办理民事公益诉讼生态环境领域案件2870件,挽回、复垦被非法改变用途和占用的耕地2.98万余亩,挽回各级集体林地中生态公益林1.35万余亩,督促恢复被非法开垦和占用的草原9300余亩。

  “紧扣农村人居环境重点领域开展公益诉讼,让违法者为损害乡村公益买单,守护美好农村生态环境。”万春表示。

  关注1

  对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提起公诉13824人

  非法占用农用地案是近年来涉农领域常见多发案件。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检察机关对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提起公诉10897件13824人。

  最高检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表示,该类案件地域特征明显,城乡接合部,城市周边、浅山地区等,非法占用农用地开发大棚房等案件往往多发。

  并且,非法占用方式多样。从已发案件形式来看,有的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如建厂、建房、建设水电站等;有的在农用地上进行矿产资源开发活动,如采矿、挖砂等;有的将耕地转为其他农用地,如开垦林地、挖塘养鱼等;还有的将农用地转为其他非农用途,如进行小产权房、大棚房开发等。

  “此外,农村村民委员会等农村基层组织或自治组织出于‘政绩’冲动或利益驱动,往往或明或暗支持这种行为。”

  苗生明表示,该类案件隐蔽性强,不容易被暴露,办案难度也比较大。行为人往往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或假借发展设施农业之名大肆占用耕地进行非农改造,或隐藏于幕后,派无关人员充当傀儡。

  【案例】

  将蔬菜大棚园区改为休闲农庄

  此次,最高检发布了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其中就包括一则非法占用农地案。

  刘强未经国土资源部门批准,将北京延庆蔬菜大棚园区改造成休闲农庄“紫薇庄园”,包括260余套“大棚房”,并对外出租,宣称内有休闲、娱乐、居住等生活设施。占用耕地28.75亩,并造成耕地种植条件被破坏。此后,刘强被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一年六个月。

本站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